新闻中心
企业新闻
行业资讯
政策聚焦
 
 

油气改革方向明确 配套细则存争议
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 2016年04月21日 关注(309)

 继电力领域之后,石油天然气领域体制改革渐行渐近。记者4月13日从2016石化产业发展大会上获悉,油气改革的趋势是上游适度集中、中游强化监督和下游充分竞争,其中上游环节改革的核心是矿权从登记改为招标,中游是管网独立,下游则是从进出口、加工、销售有一个一揽子开放的考虑和制度安排。

 
  据了解,目前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已上报国务院,出台在即,而涉及准入门槛设置等具体问题的配套政策也在制定中,目前还存在诸多争议。其中,油气价格的放开备受关注,业内专家指出,价格的放开并不意味着低价,高低水平将受到税收等手段的调控。
 
  “当前中国油气产业面临油价低迷期、持续反腐期和体制改革期三期叠加的复杂局面。”在2016石化产业发展大会上,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如是形容道。
 
  HIS化工副总裁庞雄鹰判断,今年国际平均油价在40-45美元/桶,后续会有缓慢回升,到2020年布伦特油价将在80美元/桶。
 
  对于成本在50-80美元的中国油企而言,这无疑是个坏消息,而且经济形势低迷使得国内成品油供应严重过剩。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戴家权表示,2016年国内成品油需求增长区间将下移,预计在3.9%,为3.30亿吨。
 
  “我们采取了一系列降本增效的措施,但作用微乎其微,突围的关键还是改革,目前国有油企最难的是国有企业改革和油气体制改革不同步。”某国有石油企业人士称。
 
  据了解,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酝酿,到2015年年底才最终成稿上报。日前国务院批转国家发展改革委《关于2016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》明确,将出台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及配套政策。而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·白克力此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也预计,两会后不久意见就可以出台,配套政策也在抓紧研究制定,未来将在部分省市开展油气改革综合试点或专项试点。
 
  首当其冲要改革的便是垄断程度最高的上游环节。一直以来,国内具有探矿权和采矿权资质的企业只有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中海油和延长油田四家,原油进口权也集中于五大公司,这使得市场化竞争十分不充分,民营企业很难涉足。
 
  “这一环节改革核心是探矿权和采矿权的放开,由登记制改招标制,逐渐取消特权。而准入标准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问题,需要在指导意见出台后在配套实施方案中明确,目前什么样的企业可以从事勘探开发还存在争议。对于上游改革而言,还应有油服公司彻底剥离,但在此次改革中并未提及。”董秀成表示。
 
  去年7月,国土资源部就宣布进行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探区块招标,出让6个勘探区块,新疆油气勘探开采改革试点已经启动。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在2016年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,今年在加快推进新疆试点工作的同时,将在其他地区积极探索,严格区块管理,加大区块退出和竞争性出让工作力度。在此基础上,研究制定油气勘探区块竞争出让暂行规定,逐步放开上游勘查开采市场。
 
  同时,原油进口市场也加速向多元投资主体放开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共有14家地炼获进口原油使用权,10家地炼获得原油进口权,其中同时获得双权的企业有6家。目前2016年进口原油使用权和原油进口权的核查评估申请工作已经启动,与去年相比,增加了供应汽油标准等诸多新标准。
 
  “对于原油、成品油也好,国家的整体思路是出口严格限制,进口逐步放开。”董秀成认为,下游的充分竞争还包括成品油批发零售权、石油仓储权的放开准入和油气价格改革。“成品油现在就可以取消地板价,彻底放开。当然价格的水平高低还是要调控的,这通过税收来实现。而天然气目前的价格改革重在完善机制,因为管网不独立,天然气市场化是永远做不到的。而关于是成立一家还是多家独立管网公司,目前还未有定论。”
 
  据了解,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讨论关于深化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意见,上游气源价格将不再区分居民和非居民用气,2016年拟实现两者并轨,且逐步完全放开。最终目标是在“十三五”末,实现放开气源和销售价格,政府只监管自然垄断的管网输配气价格。
 
  “目前上游的勘探开发、中游的管线和炼厂审批等方面都还存在法律法规和行政文件的限制,这方面问题也需要解决。”东明石化集团副总裁张留成表示。
 
 
  津ICP备06059568 | 版权所有:天津北方石油有限公司 法律相关|石油知识  
天津网站设计制作:奔唐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