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企业新闻
行业资讯
政策聚焦
 
 

京津冀6市遇重污染或应急联动
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 2015年11月18日 关注(322)

 16日,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。会上透露,在京津冀核心区域的北京、天津、唐山、廊坊、保定、沧州6市或将率先试点开展空气重污染预报会商和应急联动。当预测上述6市中至少有4个城市,空气质量未来连续4天及以上、持续达到5级(含)以上重污染水平时,6市将共同提前启动实施各自的最高一级应急减排措施,以遏制区域空气中污染物的累积速度。

 
  试点或扩大到京津冀全境
 
  在此次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协作小组会上,《京津冀核心区域空气重污染预报会商及应急联动工作方案(试行)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发布。
 
  征求意见稿中提出,将在京津冀核心区域的北京、天津、唐山、廊坊、保定、沧州6市率先试点开展空气重污染预报会商和应急联动。在空气重污染时,共同启动最高一级的应急减排措施,以遏制大范围、长时间的严重污染过程。
 
  征求意见稿还给出了共同启动最高一级应急减排措施的条件,即当预测上述6市中至少有4个城市,空气质量未来连续4天及以上、持续达到5级(含)以上重污染水平时,6市将共同提前启动实施各自的最高一级应急减排措施,以遏制区域空气中污染物的累积速度。据介绍,今后,试点还将进一步扩大到京津冀全境。
 
  此前只在重大活动时实行
 
  “这应该说是京津冀联防联控工作的重大进展。”环保专家、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说,京津冀及周边“联防联控”做了这么多年,之前一直侧重在一些重大活动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,比如奥运会、60年大庆、APEC会议、“9·3”阅兵等。
 
  “在这种非常态情况下,发生几率不高的联防联控难度并不大。”彭应登表示,但是对于冬春季易出现的区域重污染,常态化的联防联控机制却始终未建立起来。
 
  京津冀协作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办公室主任、北京市委秘书长、副市长张工在会上表示,厄尔尼诺现象仍在持续,逆温、静稳等不利气象条件多发,采暖期燃煤污染排放成倍增加,极易引发空气重污染,今冬明春启动最高级别应急措施的概率极高。
 
   >>追问
 
   1.为何6市率先联动?
 
  彭应登说,首先,这些城市在地缘上接壤,城市间空气质量互相影响较大。另外,通过近两年的努力,也具备一些条件:首先,大家在认识上比较统一;第二,地区之间的协商机制基本建立;第三,大家在应急预案的启动条件上基本接轨;第四,京津冀核心区确立,2+4模式建立,北京对口支援保定、廊坊,天津对口支援唐山、沧州,城市间互动频繁,建立了良好的合作机制,特别是北京和天津两次在财政、技术、管理上,都给予了周边城市援助,为联防联控创造机制条件。
 
   2.减排门槛是否过高?
 
  6个城市联动启动最高级别应急减排措施的门槛是“预测6市中至少有4个城市,空气质量未来连续4天及以上、持续达到5级(含)以上重污染水平时”,门槛是否过高?
 
  彭应登表示,每个城市在启动不同级别的应急措施时,门槛不同。比如北京,最高级别红色预警的启动门槛是连续72小时以上出现5级重污染天气,但此次6个城市联合启动最高级别应急措施的门槛是4天,也就是96小时,比城市单独启动预警的条件要高一些。
 
  但是,区域启动的门槛高一些也是有道理的。因为区域性污染通常都是停留时间比较长的污染过程,也恰恰是这种区域性的污染更需要通过区域协调、区域联防联控来解决问题。
 
   3.预案不同,如何统一?
 
  每个城市的应急预案不同。对于在应急减排举措上怎样实现统一的问题,彭应登表示,北京、天津及周边城市的应急预案,在制定时互相参照,基本大同小异。
 
  在启动最高级别预警时,一般都对机动车采取控制,比如采取单双号限行,对一些高排放柴油车和重型车控制;第二,都会对重点污染源,比如工业企业、燃煤电厂等进行停限产控制;第三,就是对一些施工工地进行扬尘控制。此外,在应急措施中,还应包括一些对公众的保护措施,比如中小学生停课,重大活动暂停等。
 
  津ICP备06059568 | 版权所有:天津北方石油有限公司 法律相关|石油知识  
天津网站设计制作:奔唐网络